当前位置:首页 > 常见问题 >

美式整脊技术的诞生与发展

  • 更新时间:2019-09-10 15:02
  • |
  • 来源:董安立官网
  • |
  • 浏览73次

一、美式整脊技术的诞生: 

 

美式整脊技术医学的学说是美国帕雨曼(D,D.Palmer 1845-1913)医生所创立,自从他把一位耳鸣十七年的黑人清洁夫(porter)用美式整脊技术恢复其听力后,美式整脊技术就如同其本人的名字一样,迅速的震惊医坛并传遍全美国。

 

在美式整脊技术发展初期的过程中,贡献最多的几位拓荒者,仅将其芳名恭录如下,以供后人对老前辈们的仰望尊敬。

 

他们就是:苟奇(Golgi)、卡加雨(Cajil)、谢仁顿 (Sherrington)、帕夫罗夫 (Pavlov) 帕雨曼(J.B.Palmer-为D.D.Palmer之子),陆特世(Lutiges)、郝得曼(Haldeman)、梦可莱高(Mcgregor)等,由衷的敬佩和感谢他们对美式整脊技术中脊椎神经的阐述和疾病的由来都做了许多理论与临床上的贡献。使美式整脊技术之基础理论得以建立、发扬及有所遵循。

 

尤以帕雨曼(J.B.Palmer 1881-1961)在1908-1921年期间所发表的MERIC SYSTEM尤为杰出。他又指出高颈椎区域(the upper cervical region)是疾病关键所在!

 

美式整脊

 

二、美式整脊技术发展史:

 

回顾美式整脊技术走过的一个世纪,展望未来。“重要事件”主要指美式整脊技术发展史上的一些转折点或克服障碍的事件。不经历这些,就不会有美式整脊技术的今天。在我看来这16件事是美式整脊技术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事件,所以记录了与每件事相关的人名、日期、历史内容,以及他们的重要意义。下面我将以时间而不是重要性为顺序谈论以下事件。 

 

一、1895年,丹尼尔·大卫·帕玛率先“发明”美式整脊技术。诚然,这是美式整脊技术发展的起点。

 

从神奇治愈方法发展到美式整脊医学,不是瞬间的而是循序渐进的。部分成果来源于治疗时的细致观察,以及对解剖学、生理学、神经科、病理学全面系统的掌握。通过这些科目的自学,博览群书,深刻理解了医学及科学知识。他发展了医学理论及相关哲学,取得了临床医学的成功。 

 

1898年,丹尼尔·大卫·帕玛收了他的第一个学生。不久,他从帕玛学院医务室学成毕业,开始了行医和教学。1906年,由于没有行医执照被判入狱。之后,他把学校卖给了自己的儿子,然后搬到了西部。后来,他同一些西医医生分别在俄克拉何马州、俄勒冈州及加利福尼亚州开设分校,但是成效甚微。

 

如今他的盛名主要归功于他1910年出版的1000页作品《脊骨神经矫正者》针对学习美式整脊医学的学生和医生,集科学、艺术和哲学于一体的教科书。显然,这本书确定了他对美式整脊医学的“发现”及对其的界定,可谓是美式整脊医学历史的开端,堪称是最重要的事件。 

 

二、丹尼尔·大卫的独生子巴特利特·约书亚·帕玛登上美式整脊技术的学术舞台。

 

巴特利特·约书亚自称是---美式整脊技术的“发展者”---用这个词来描述他所贡献的一切再恰当不过了。他发展了美式整脊技术科学、艺术和哲学的新方向,并把帕玛美式整脊医学院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健康保健医学院。到1920年,在那里已经诞生了上千名美式整脊医生。要没有巴特利特·约书亚,也许美式整脊医学就不会继续存在。他使美式整脊医学不同于其他专业。

 

他通过各种媒体宣传推销美式整脊医学:演讲、小册子、27本书以及他自己的广播站,向他的学生、病人及大众宣传美式整脊医学。1942年,他还成功出版了广播推销术。极具魅力,他发动学生通过美式整脊医学拯救世界,如果有必要的话,成为烈士也在所不惜。在法院和立法机关完善美式整脊医学条款之前,他以美式整脊医学的代表身份周游全国亲自验证。 

 

三、1907年,以西格塔罗-马瑞库伯在威斯康星州香格里拉大十字架做的实验为象征。

 

西格塔罗-马瑞库伯被指控无照行医治疗骨病。巴特利特·约书亚便邀请了著名的律师托马斯-莫瑞斯为他辩护,保护他的同时也捍卫了美式整脊医学。托马斯-莫瑞斯说服了法官免去他 “无照行医治疗骨病” 的指控。他辩护说:“美式整脊医学不是骨病疗法,而是一种全新的治疗方式。”陪审团很快认定马瑞库伯无罪。

 

1906年,瑟龙蓝沃茨,欧凯丽-史密斯和米若-帕克斯顿共同撰写《脊骨神经医学现代化》丛书。莫瑞斯以其为理论基础,他把美式整脊医学与骨病疗法区别开来,率先提出“半脱位”和“椎孔”。首次把美式整脊医学认为的最重要的神经,与骨病疗法认为最重要的血液作对比。

 

巴特利特·约书亚转变其原有的学说为这些新原理,指出大脑就像是“所有神经的动力”。1906年,出版与其父亲合著的《整脊医学科学-原理与矫正》,1910年,去掉他父亲的名字,更改书名为《整脊医学科学-原理与哲学》,并加入了新的正统美式整脊医学哲学,并在他的整个余生继续宣扬它。 

 

与马瑞库伯实验同步,巴特利特·约书亚与蓝沃茨的一些相关的发展形成了对抗:帕玛家族冲破了他们1906年的版本,从而与早期的蓝沃茨版本竞争,展开了美式整脊医学的新篇章。整脊医生与蓝沃茨的脊柱学竞争,并组织了世界整脊医学协会与蓝沃茨美国整脊医学协会媲美。尽管蓝沃茨的学校、刊物、及学会存在不久,但他们对美式整脊医学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巴特利特·约书亚保留汤姆-莫瑞斯的律师事务所作为世界整脊医学协会的法律顾问,到1916年拥有2500名律师会员,至1927年,先后捍卫了3300名整脊医生的名誉。巴特利特·约书亚成为世界整脊医学协会的常任秘书长及“哲学律师”。

 

尽管1912年他声明反对办理普通西医行医执照,后来却在很多州为办理普通西医行医执照出席作证。他的立法策略是坚持脊骨神经医学既不采用普通西医也非骨病疗法,而是一种全新的治疗体系。坚持要有自己的管理牌照、检测及学校。1958年,他特别强调美式整脊医学与普通西医的明显区别: 

 

区别非常明确:任何考虑到的、应用过的、或是规定的,从外到内、由下至上采用药物的原则和疗法,都不属于美式整脊医学的范畴。美式整脊医学的每条原理、科学和艺术都与他们的截然相反、对峙、颠倒。它是从上到下、由内到外。不管怎样,任何美式整脊医学范围之外的都属于医疗。马瑞库伯的案件和莫瑞斯的美式整脊医学区别于骨病疗法的理论,开创了巴特利特·约书亚的正确哲学之旅,他坚信美式整脊医学是有特殊疗效的、纯粹的和正规的。 

 

四、维勒得-卡沃对这门专业的影响。

 

作为一名律师,又是大卫·帕玛的朋友,有时做大卫·帕玛的法律顾问。但是因为他不喜欢巴特利特·约书亚,他决定去奥塔姆瓦,爱荷华州,查理瑞帕克学校学习脊骨神经医学,于1906年毕业。卡沃引进了一种广泛的“结构”方法,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脊骨神经医学的“构造”。

 

1908年,他回俄克拉何马市拜访了自己的母校。在那里,与荣获“学科带头人”的帕玛相比,他是第一位被授予国家级宪章---“科学先锋”称号的。他分别在纽约、华盛顿特区和丹佛,建立了分校。后来,丹佛的分校成为自然医疗艺术大学,有权颁发脊骨神经医学、自然与物理疗法博士学位。卡沃撰有18本著作,其中一些与心理学有关,对美式整脊专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美式整脊

 

五、关于约翰-法特兰-侯沃得.他认为化学及人类解剖课程有一定缺陷,决定从PSC教职学院辞职。

 

1906年,他在达文波特创办了国家整脊医学大学,后于1908年搬迁到芝加哥。他雇用了一些能够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员工。之后,把学校卖给了其中一名员工---威廉姆-查尔斯-斯库兹。到1912年,学校新增了生理疗法专业(现代物理疗法的前身)。国家整脊医学大学后来成为最强的“综合性”大学之一。正因为这样,它成为巴特利特·约书亚谩骂的特殊对象。

 

1940年,国家整脊医学大学校长---约瑟夫-简斯和弗瑞德瑞克-伊利开始出版关于脊椎和骨盆研究的杂志,阐明了骶髂关节的功能。1943年到1975年,伊利继续在他的日内瓦研究所进行人体静态和动态研究,仍然由他儿子克劳德领导。直到1985年,约瑟夫-简斯去世,他始终是美式整脊医学的领导者。 

 

六、第六大重要事件与另一名心怀不满的PSC教师成员---乔伊洛班有关。

 

巴特利特·约书亚亲自挑选他来教受自己喜爱的哲学课。1910年,洛班从他的班级里挑选40-50名学生,创办了另一家达文波特学府---整脊医学环球学院。1918年,与匹兹堡整脊医学学院合并。他与利欧-史坦巴哈院长率先在20世纪20年代早期研究采用直立全脊柱X射线。 

 

七、土里斯-瑞特莱治在加利福尼亚的活动。

 

卡佛的一名学生和大卫·帕玛的一名员工在很短的时期内写到:我很荣幸结识到大卫·帕玛,并且从卡佛博士那里学到美式整脊医学的基本原理。站在我的立场比较他们的思维模式。我认为他们的思维比其他任何学校成功人士的思维都相似。

 

然而,他还写道:从1913年到他逝世,都把巴特利特·约书亚视为世界脊骨神经医学界的校长。1911年,他把学校从堪萨斯州迁到洛杉矶。1955年以前,一直出任校长一职。之后,卡尔-克莱佛兰德购买了这所学校,更名为克莱佛兰德整脊医学院。

 

1916年在加利福尼亚,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件,瑞特莱治被监禁75天。1922年, 阿拉曼德整脊医学学会提倡“为了整脊医学入狱”,而不支付罚款。瑞特莱治在全国范围内的公共投票中获得了美式整脊医学执照。一年之内,450名整脊医师生以“未来的基督教战士”为口号去监狱游行。

 

全民投票胜利后,佛瑞德-瑞查德森州长相信他们受到“无端指控”,所以赦免了所有整脊医生。洛杉矶整脊医学院吸收了13所其他院校,以使其成为加利福尼亚综合大学的卓越代表。 

 

八、不仅没有起到促进美式整脊医学的发展,反而给巴特利特·约书亚和他的同志们带来了灾难。

 

德萨-艾维斯,毕业于帕玛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发明了用于测量椎体两侧皮肤温度热量差的诊断仪器,叫做Neurocalometer或是NCM。它能够科学地辨认半脱位引起的“热箱”。

 

1924年,在Lyceum(主场)和世界整脊医学协会大会上,巴特利特·约书亚决定把这个仪器引进整脊医学,其惊人的消息引起了众多支持者的注意。他强调忠实的支持者要采用NCM,他希望没有人反对他的教职。各种调查报告的费用从1200美元到500美元不等,再加上一个月5美元的房租。尽管第一年2000 多个NCM都是租用的,但是许多整脊医生仍旧心怀不满,拒绝使用它。

 

四大教授,史蒂芬-步瑞奇、哈瑞-韦德、詹姆斯-费斯和阿斯-汉德瑞克斯,所有广泛提及美式整脊医学的作者都离开PSC,在印第安那波利斯州创办了著名的林肯学院。五年之内,PSC的入学率下降90 %,仅剩400人 。同时,中学部由1921年的8000多人下降到1926年的700人。与此同时。玛瑞斯-费史本成为《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的编辑,开始了强烈的反整脊医学运动。 

 

巴特利特·约书亚再也没有恢复自己的专业优势,尽管他的名誉仍然保存,继续出版图书及刊物,为了商业合资他周游世界。

 

20世纪30年代,针对上颈椎调整,他开发了一种新的治疗理论,他称作HIO(hole-in-one)。1935年,他建立了巴特利特·约书亚·帕玛整脊医学诊所,治疗前来咨询的重病患者的同时进行整脊医学研究。收集和发布大量的数据,但没有实质性的研究成果。1949年之前,他坚决抵制增加课程为四年制。尽管到1961年逝世前一直继任校长,他把学校日常的行政管理交给其他人。尽管如此,很多整脊医生仍然认为帕玛学院是美式整脊医学的源泉。 

 

九、1930年国家整脊医学协会组织的成立及其日后的影响。

 

1922年,弗兰克-莫盖特组织的美国整脊医学学会同其合并。国家整脊医学协会内还有世界整脊医学协会的成员。于是,1926年,巴特利特·约书亚离开该协会,组织了整脊医学卫生局。这个新的国家整脊医学协会很快发展成最大的国家级协会,此举为保护被捕的美式整脊医生、促进教育、更好地完善许可法、和谐公共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

 

1941年,巴特利特·约书亚重新命名整脊医学健康局为国际整脊医学协会,仍然是整脊医学的重要组织。1963年,为了合并两个国际协会产生了新的美国整脊医学协会和规模相对较小的国际脊整脊医学协会。

 

1987年,美国整脊医学协会和国际整脊医学协会首次联合,召开了第一次国家性联合代表大会,与会人士倍受鼓舞。但是,西德-威廉姆领导的国际整脊医学协会否决了该提案,仍然保持独立。因此,这种直接地联合,尽管使他们政治上面临的合作问题有所改善,本质上的分裂使整脊医生们组织涣散。 

 

十、第十件重大事件,事实上是一系列的事件,不断发展学员教育。

 

早期美式整脊医学的教育水平很低。到1920年,即使是18个月的课程也不会达到标准水平。到1932年,林肯、西方国家及国家整脊医学院都设置了四年的课程。1935年,国家整脊医学院建立了自己的教育标准委员会,委任克劳迪-威金斯为主席。他是蒙大拿极具远见的脊骨神经医科专家。威金斯强烈谴责与高校合作牵头进行更多的临床研究。但是,由于反映不是很好感到十分失望。

 

1941年,约翰-纽金特成为委员会主席及国家整脊医学会教育署署长。同年,国家整脊医学会暂时批准了12家高校按照纽金特制定的标准执行。瑞赛尔-吉邦斯以纽金特的“亚伯汉姆-弗莱克斯纳的整脊医学”为标准,因为多年来,他走访国内各大高校鼓励四年制教学,每年九个月课时,并加强院系、设施和诊所建设,使之成为非盈利性的专业院校。他说服了很多所学校解散或合并,并受到了8所高校的充分认可。

 

1947年,委员会被重新命名为美式整脊医学教育安理会。20世纪50年代,制定了为期四年的标准课程。1953年,威廉姆-阿尔福瑞德-巴顿在西方国家提出制定两年专业课。后来,1968年,弗兰克-迪恩在巴尔的摩哥伦比亚学院,由脊整脊医学教育安理会审查通过。目前,至少三个州要求获得学士学位之前要进行为期四年的课程培训取得执照。 

 

1974年,由于约瑟夫-简斯在全国、乔治海恩斯在洛杉矶、杰克沃尔夫在美国西北和来自密歇根的整脊经医生奥维欧-海德共同艰苦努力,美国教育厅承认整脊医学教育安理会作为所有的整脊医学院官方认可机构。1980年,国际整脊医学协会接受了整脊医学教育安理会的指定席位(PCC被认可之后),整脊医学教育安理会的地位得到了巩固。很多整脊医学院在开始提供生物学理科学士学位和解剖、营养、运动整脊医学的理科硕士学位之后,通过学校和学院区域协会审评。 

 

美式整脊

 

十一、美国医学协会长期倡导的“遏制和消除美式整脊医学”运动。

 

它始于20世纪20年代,1963年,美国医学协会建立庸医医术委员会(首先以整脊医学命名的委员会)推动了该运动的发展,整脊医生要求国会将其纳入医疗保险。

 

1968年,美国医学协会做了一项“堆积”调查。美国卫生总监(科恩1968年)建议整脊医学不列入其中。争论说整脊医学“不是基于人体与健康、疾病和卫生保健的基本知识,不被科学界广泛接受。“整脊医学的教育范畴和质量不能够为医生提供适当的诊断及适当的治疗方法。

 

之后,美国医学协会通过媒体发起整脊医学运动,例如:读者文摘、消费者报告、好管家及其他广泛出版的期刊。赞助拉尔夫·李·史密斯的《自负风险:抵制整脊医学的事件》(1969)。甚至说服非医疗组织,如美国律师协会和老年群体一起谴责整脊医学。美国医学会发起运动强烈阻止整脊医生在政治领域里,使美国整脊医学协会和国际整脊医学协会更密切地合作。

 

他们共同出版了整脊医学白皮书关于健康、教育和社会福利秘书报告,对其数据和结论提出质疑。1983年,在华盛顿特区他们举行了首次立法会会议。提出了各种保健建议,进一步团结以对抗行业的威胁。 

 

十二、1975年,入侵检测系统学术会议在贝塞斯达·马里兰州国家健康研究所举办。

 

这次在美国举办的大会敦促了高达二百万美元用来进行“独立、客观的整脊医学专业的基础研究”。历史上首次领导科学家和临床医生、osteopaths和整脊医生聚集一起讨论美式整脊疗法(SMT)。

 

会议的主题是“美式整脊医学”到“脊椎矫正”的转变,使整脊医生和内科医生都能够发挥相应的作用。40个医生中大多数都同意脊椎矫正疗法。比方说减轻疼痛,特别是背部疼痛,有时能够治疗,有时也会有风险,尤其接受非医生治疗风险会更大;……(此种)问题上会出现意见分歧,禁忌,精准的科学是获得结果的基础。 

 

除了科学间的交流和结论,会议是更有意义的。日后的几年里,关于脊椎的跨学科会议使伯格、托比斯、考、霍尔德曼和格林曼共同编辑的出版物尤为重要。1982年,一位医学博士组织了“美国回馈社会”运动,以促进医生、osteopaths、整脊医生和物理治疗师间的跨学科会议。在随后的10年里,开始了真正的跨学科研究并给予国家卫生研究所重大资助,支持整脊医学院研究整脊医学的科学原理。并开始承认整脊医学的好处。 

 

十三、1976年,由切斯特·威尔克及其他几位整脊医生发起的反对美国医学会及其他10所医疗机构的反垄断诉讼的胜利。

 

15年来,两个法庭审讯,两次上诉,两位医生请愿美国最高法院,查找美国医学会通过限制贸易以阻止传统医生与脊整脊医生相互学习专业知识,揭露谢尔曼反垄断法案的罪恶阴谋。为回应1980年美国医学会诉讼案,23年来首次重大调整道德守则,准许传统医生与脊骨神经医生有专业上来往。

 

然而,1991年苏珊Getzendanner法官指出,反垄断法并没有真正改变其立场,并且强令终止也是有必要的。她要求美国医学会公布其的决定。虽然美国医学会已经停止公然反对整脊医学的宣传活动,但仍然宣称整脊医学是无效的,反对整脊医学法案,类似于近来批准启用军事的措施。自从反垄断胜利以后,整脊医生与传统医生的工作关系更加融洽,协商、转诊病人、医院工作人员的任命和学生的培训、以及共同研究SMT。  

 

十四、国会授权任命整脊医生像足疗师、验光师、心理学家一样,可在军队中提供服务。

 

由于受到西医反对派的顽固抵制,军方一直拖延任命整脊医生。然而最终,政府接受了整脊医生在医疗保险、医疗补助、为学生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以及来自国家卫生研究所对整脊医生资助的研究经费。 

 

十五、1985年,威尔克反垄断诉讼取得显著的成果。

 

如今,100多所医院及外科中心雇佣整脊医生。他们和传统医生一样都认为患者需要采用西医疗法。整脊医生不仅给患者矫正脊椎还嘱咐患者进行诊断测试、饮食方案及物理疗法。一些医院的整脊医生给患者矫正时也像传统医生一样采用麻醉药。尽管整脊医生可能不会首先选择医院接受治疗,但是他们也会学习如何与传统医生合作,这样会更好地帮助传统医生了解整脊医生的职责。如果整脊医生与传统医生能够很好的配合,患者将是最终的受益者。 

 

十六、英国、加拿大及美国官方对美式整脊医学的认同。

 

1992年,整脊医生实行慈善会议方针。首先是英国的米德等、加拿大的曼歌等。之后,1994年美国临床研究机构发布的卫生保健政策及研究指南14号文件:《成年人背部的严重问题》,诋毁了医疗和手术的干预、卧床休息、束身衣和腰带的使用,以及大多数物理治疗方式。但是,也介绍了大多数腰部病症的脊椎处理病例,推荐了一些轻度的镇静剂、适量的运动和饮食方案。

 

尽管没用到“矫正”这个词,显然该准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正式认可美式整脊医学能够治疗腰部疼痛。因此,这也是美式整脊技术医学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事件。 


相关推荐:美式整脊在中国发展     接受脊椎矫正,一种新的生活方式